赤月月家的幽月酱

一个穷苦的沙雕网友,嘿嘿嘿。

摸鱼,我永远爱2B桑!!!

因为一些原因重发一次。存图存图,不要嫌弃我。【反正也是自言自语】
因为很喜欢时之神殿的晚祷歌,所以私心给安迷修画了嘿嘿嘿。

【雷安/R】笼中蜜语

木木的后续嘿嘿嘿,大家快去关注这个咕咕神,她超棒的!


枫木晚:

是写给幽幽 @赤月月家的幽月酱 的后续。


有点ciduo,慎点。






他就那样跪坐在柔软厚实又华丽的波斯地毯上,披着一身盛大的阳光。


他一身宝石环佩锒铛,身上的中衣明显不是他的尺寸,过大的领口顺着肩头滑下去,露出大片大片诱人的蜜色肌肤与覆盖着薄薄肌肉的胸膛。


他的手腕上坠着几个镂空的金镯,眉心还缀有一颗鸽血石。两只精致又纤细的脚腕上也套了沉重的纯金“镯子”,金链条的另一端锁在床柱上。


他棕褐色的柔顺长发散在肩膀上,祖母绿的眸子湿漉漉的盛着一汪春水。他敛眉低目,眉眼都藏在阴影里,看不清表情。


看啊,这是他雷狮豢养的鸟儿。


他多漂亮。




这是前文


正文点我

【雷安】花魁

作为一个沙雕网友,我最不缺的动力,被屏千百遍我还要发嘿嘿。

注意避雷,OOC,安迷修男扮女装,有一辆破烂的小推车,不喜勿喷【我求死欲超强的!】,因为是木木的脑洞,让她出场一下以表敬意嘿嘿嘿 @枫木晚 

https://docs.qq.com/doc/DWmdsYWJEREljd2ps?_from=1

这个链接还不行的话我评论再补吧,坚强不熄!

沙雕条,后来才发现我tag打错了QAQ,我说怎么一个小蓝手小爱心都没有,气气!

第一张板绘!纪念一下!真真是线稿10分钟,上色三小时。。。宿伞之魂真好看,爱他们!什么jio克?不存在的!emmm。。思来想去,还是站白黑吧!不想叫他们小黑小白,因为每次我都想起我们家阿金的小黑和小白,好出戏【扶额】,所以!就是七哥和八妹了!不然还是老谢和老范?嘿嘿嘿【滑稽】

即使我死了,被钉在棺材上,我也要发出腐朽的声音:“啊!七哥和八妹好帅!”
亲爱的,我画完了,啊!  @汪君(:3)

【狗崽】小段子2: 其实崽子不想跟狗子一起睡是有原因的。崽子虽然和狗子睡在同一间房间里,但绝对是分了床铺睡的! 起因是,在曾经崽子和狗子都只是三星的少年妖时,是他们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。 那天阿妈破天荒洗了床单和被罩,晾在庭院里,天气本来还很好,估计也就晚上就会晾干,谁知天有不测风云。傍晚上突如其来一场雨。。。阿妈气得在屋里跳脚,至此后再也没洗过衣服。 结果,晚上时就只有一床备用的床单可以用,狗子和崽子不得已只能挤在一起睡。 本来两妖分睡两头还相安无事。结果半夜,狗子突然直直地如挺尸般坐起来,对着虚空大吼一声:“起来战斗吧!少年!”妖狐顿时惊醒:“怎么了!怎么了!”狗子吼完又立刻躺倒,还把妖狐那边的被子卷在了自己身上,妖狐硬是抱着尾巴蜷在一起冷到了早上。。。

【狗崽】小段子1: 吵架惹! 狗子: 一天到晚出去沾花惹草!有吾陪你还不够吗?! 崽: 呵,你还好意思说小生,每天那么多小姐姐围在你身边,小生就向个新来寮里的小姐姐打个招呼送朵儿花儿,就这么不满,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,还不许百姓点灯了是吧!哼!大妖怪了不起啊!大不了分手啊! 狗子: 你竟然还敢提分手!到底是谁的错啊! 崽: 小生才不管呢!就你的错! 狗子: 好!好!好!妖狐!你好的很啊!! 崽: 是呀!小生也觉得自己好好! 大天狗被气得不行,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妖狐也坐在床铺上气得胸口一阵起伏。 “我的心中充斥着一股浊气!” “噗!”妖狐本来气得不轻,听到这句差点笑岔气去。

把忘机和羡羡放在一起~我的拖延症真的要不得!忘机和羡羡这两张是去年11月写的,今年1月做了羡羡的图,我硬是拖到2月才做了忘机的图,唉。。。可怜我高三狗。。。